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登封市文联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登封市文联 网站首页 精品推荐 查看内容

半夜有“鬼”跟家来

2016-10-26 22:18| 发布者: 登封市文联| 查看: 553| 评论: 0

摘要:    □ 李付春  本人活在世间四十多年了,根本不相信人世间有鬼魂。不相信归不相信,但我时常听别人说,刚死了入土的人,魂魄未定,会在午夜期间出来“溜达”,特别是那些非正常死亡的年轻人,虽然都说“入土为 ...
 
  □ 李付春
  本人活在世间四十多年了,根本不相信人世间有鬼魂。不相信归不相信,但我时常听别人说,刚死了入土的人,魂魄未定,会在午夜期间出来“溜达”,特别是那些非正常死亡的年轻人,虽然都说“入土为安”但他们却更不“安分”。
  前几天看小沈阳的一个小品:一个夜行人被两个劫道的盯上了,他心生一计把那两个人带领到一个墓地里,猛回头跟他俩说,跟啥啊,我到家了,吓得那俩人撒腿就跑。那人自我觉得很聪明,等俩劫道的跑了以后,自己刚走两步,微弱的星光下有个人用铁锤和凿子在刻墓碑上的字,这人问他干嘛呢?黑影说家里的人把墓碑上的字写错了,以前他也没注意,今天发现后自己出来改改,吓得那人当场晕倒在地。
  都知道小品是逗乐的,可是让我想起一件刻骨铭心、终生难忘的真实故事,当然也是与一个新坟墓地有关。
  那是两年前一个初冬的晚上,在乡村当中学教师的我,在学校为学生辅导完晚自习回家已经近十点了。一进家门,开门的是母亲,她还没有睡觉,原来在等我和父亲回来。父亲跟前村的建筑队一起去外村干建筑活去了,由于他几乎没有什么手艺,只能算是小工了,一般是干最苦最累、挣钱少的活。
  按惯例,父亲都是先我回到家,一般来说都是回家吃晚饭,而这次是怎么回事?莫非在人家吃饭时喝酒多了,在回来途中……
  我不敢想,看着母亲那种焦急而坐立不安的样子,当时村里还没通电话,我只有去接我的父亲。当我推出自行车,拿上手提灯,把刚脱下的风衣又重新披在身上,母亲犹豫了。我能猜透她的心思,既牵挂父亲,又担心我。但我还是走进了黑色的夜幕中。
  在去的路上不停地喊着,并用手电灯往路边照。一边是看父亲是否真喝酒醉在路旁?但还有一个主要的原因是给自己壮胆。顺着唯一的乡村土路一直找到他干活的十公里地以外的那个杨圈村,我就冲着村里灯光明亮的地方走去。果然,父亲在那,原来是晚上加班,水泥房屋轧地面,他说第二天一早还要来,那晚就不打算回去了。这下我可就放心了,转身往回骑自行车走。路上,不知怎么害起怕来了,因为从灯火通明的建筑工地走出后,田间路上特别黑暗。
  当回来在大约一半的路上,我无意中用手灯往路边麦田一照,哎呀!怎么这么一大堆花圈啊!这是谁家的新坟,我怎么不知道啊!来的时候咋就没有发现呢?莫非是突然冒出来的?晚间十一点多了,莫非有鬼挡道?这个时候应该是阴间地府的本族人在热烈欢迎新成员吧!小时候听说死了的人,特别是非正常刚死了的人,阴间的本族人会不欢迎,所以魂魄漂泊不定,魂魄会在半夜时会跟人回家的。平时根本就不信鬼神的我顿时吓得出了通身冷汗。
  我便赶紧骑自行车快跑,田间土路,可是总感觉骑不快,把自己一晚上骑破自行车四五十里地累了,当成鬼神作怪。可是,越害怕,越觉得后面“鬼”追来了。再细听,果然听见后面哗啦哗啦地有“鬼”在追赶。把充电灯往自行车前面小篓里一扔,使出全身力气赶紧往回逃。当我来到大门口,把自行车往门口一扔,赶紧“砸”大门,再回头往后看,发现那黑影就在距离我不远处时,我立即瘫痪在地上。
  等我明白过来时,才知道父亲在我走后不久,他对我有些放心不下,跟工头请了假,提前追赶我来了。由于他骑的那自行车更破,当然是出了铃铛不响四处都响,当晚还不停地说:“骑那么快干嘛?让我追了一身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