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登封市文联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登封市文联 网站首页 精品推荐 查看内容

爷爷与老井

2016-10-26 22:16| 发布者: 登封市文联| 查看: 595| 评论: 0

摘要:     □ 李载丰  北国的冬天,乡村只有两种颜色。一种是白色,那是雪,像厚厚的棉被覆盖着山川田野。  村头,有一口供全村人畜饮用的老井。井水,清澈甘甜,从没有干枯过。据说这里曾有过几次大旱,老井救过 ...
  
  □ 李载丰
  北国的冬天,乡村只有两种颜色。一种是白色,那是雪,像厚厚的棉被覆盖着山川田野。
  村头,有一口供全村人畜饮用的老井。井水,清澈甘甜,从没有干枯过。据说这里曾有过几次大旱,老井救过许多人的命。因此人们对老井有着深厚的情感,一辈传一辈,便有了许多传说和故事。
  阿牛家是村里的老户。刚从外地打工回来的阿牛,手拎着村里难见的稀罕东西,背包塞满给家里人买的衣服,踩着雪地儿,“咯吱咯吱”地直响,推开了自家的门,大声地喊:妈、爸、爷爷,我回来了!
  正在忙碌家务的母亲听到阿牛回来了,兴奋不已,上前搂住阿牛,眼角闪着泪花:好儿子,回来好啊,妈妈真的想你啊!
  爸爸干咳了一声,从炕上下了地,掐灭半根烟头,看到了儿子,脸上挤满了纹儿,高兴地说:儿子回来啦!快把手中的东西放下,进屋里来!
  爸,我知道。爷爷呢?
  阿牛的父亲哀叹地说:唉……你爷爷走了……
  阿牛抬眼望去,爷爷的像框涂上了黑漆。确信爷爷真的去世了,“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眼泪流成了行。他哭得很伤心:爷爷啊、爷爷,孙儿这次出去打工,最惦记的是你啊!爷爷,没有想到爷爷你走了……呜呜……
  母亲鼻子酸酸,转身躲开。父亲抬袖口轻点眼角的泪,轻声地说:儿子,你爷爷走的很突然,考虑你在外打工路途遥远,回到家里需要两三天,所以没有给你信儿……儿子,快起来吧。
  阿牛站起,瞳仁殷红,不断地抽泣。
  父亲接着叨咕:你爷爷死的时候,亲戚朋友都来了,县里的领导也来了,都说你爷爷是个老英雄,全县人的骄傲。送葬那天来了许多车,全村人排成了长队,哭天抹泪的……你爷爷有这么多人来送行,九泉之下也心安了……村头那口老井的水也溢出来了,结成了冰……阿牛一脸悲戚,打开背包,拿出了一件深灰色的皮夹克,来到爷爷的遗像前:爷爷,这是孙子孝敬你的。刚去打工的时候,你常叨咕皮夹克挡风保暖,从来没有穿过。孙子给你买来了,没想到,你却……阿牛哽咽,手中的皮夹克揉成了团……
  阿牛是爷爷看着长大的,祖孙感情非同一般。阿牛小时候经常听爷爷讲故事,这些故事都是爷爷经历过的,又与老井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爷爷讲得津津乐道,阿牛听着津津有味,从小到大,就这么过来的。
  爷爷说,那年他才16岁,正是小日本侵占东北第五个年头。这一天,村里突然来了一些人,说是抗日的,从山上下来。虽然一个个穿得很破,但是个个精神头儿很足。爷爷家门前来了一名李军长,身高体阔,面目慈祥,方形脸,脸腮长着黝黑的连毛胡子,一双大眼放着光亮,腰间别着盒子炮。身边有一个卫兵,个子不高,皮肤黑黑的,是个车轴汉子,年龄和爷爷相仿,身后背着三八大盖,据说是从小鬼子手里夺来的。
  此时,爷爷正在院子里喂牛,忽然来了陌生人,爷爷疑惑。这时,卫兵上前说:老乡,我们是打鬼子的队伍,今天是来借宿的。爷爷听说过山里有一批人专门打鬼子队伍,个个都是英雄好汉,却从来没有见过。没想到竟然近在咫尺,并且还是个娃娃兵,个头还比自己矮半截儿。
  爷爷迟疑,问:你们真是打鬼子的队伍?卫兵点头称是。从后背解下来那只长枪,给爷爷看,告诉爷爷这是打鬼子的枪。爷爷笨手笨脚地接到手中,爱不释手。憨憨地说:这家伙第一次见过,好玩吗?
  当然好玩了。卫兵自信地说。
  这时,李军长来到了跟前,手拍了拍爷爷的头,微笑地说:小老乡,今天在你家住一夜,行不?
  行。不过……爷爷满口答应,却又迟疑,目光没有离开那支枪。
  是不是大人没在家,做不了主啊?
  爷爷点了点头,告诉李军长,父母去城里了还没有回来。
  李军长柔和地说:不妨这样,我们在这里等你父母回来也不迟。家里有水吗?
  爷爷放下枪,进了屋内,端来用葫芦制作的水舀子,盛得满满的水。李军长接过“咕咚咕咚”一饮而尽,抹掉嘴边的水珠儿,赞道:这水很甜啊!
  爷爷稚嫩的脸露出了笑容:呵呵……还喝吗?
  太阳落山了,夜色渐渐地暗了下来。爷爷的父母还没有回来,心里七上八下的。李军长和卫兵始终在院子里坐着,看出爷爷的焦虑,不断地安慰爷爷,不要担心,大人一定很快回来的。
  月亮爬到树杈上,爷爷的父母还没有回来。这时,几个村民匆匆忙忙来到爷爷家,神情慌张地告诉爷爷:不好了,你的爸爸妈妈被日本人杀了……闻之消息,爷爷嚎啕大哭,悲愤中,心里燃起了复仇的怒火。李军长和卫兵惊闻此事,在安慰爷爷的同时,转身告诉爷爷:记住这笔血账,我们一定会替你父母报仇的。
  爷爷擦掉眼中的泪水,请求道:李军长,我父母不在了,你们收留我吧,我也跟着你们打鬼子。
  李军长答应了爷爷,告诉他,先不要跟着队伍,在村里帮助抗联收集情报,待时机成熟再上山,一起打鬼子。就这样,爷爷成为了一名抗联战士。
  这一年夏天,几个月没有下一场雨,出奇的大旱,庄稼被太阳烤得打蔫儿。老井成了全村的命根子。
  这天,爷爷与往常一样蹲在老井的旁边吸完旱烟,只见村的西头尘土飞扬,出现一队人马,隐约看到膏药旗在飘着。爷爷大惊:不好,鬼子来了,快把老井藏起来。爷爷与几名村民迅速抱着草捆将老井掩盖上,远远看去就是个草垛。
  鬼子们举着膏药旗,牵着东洋马耀武扬威地挨家搜索,前来找水喝。爷爷得知后,心想,报仇的机会来了。将家里的巴豆碾碎成粉末状,放进了水缸里,用木棍搅匀后,站在家门口等待鬼子的到来。鬼子终于来了,示意要喝水。爷爷点头,指向水缸。几名鬼子围着水缸喝了起来。爷爷诡异地一笑,不慌不忙向外走去。先喝水的几名鬼子在院子中突然肚子疼痛难忍,接着滚在地上嗷嗷地叫。爷爷知道药性发作了,疾步地向老井跑去,钻进了井里……
  鬼子知道中毒了,四处去搜捕爷爷。几经折腾,始终没有找到爷爷的踪影,气急败坏的鬼子点燃了老屋子。自从上次安全脱逃,爷爷了解了这口老井的秘密。原来老井的底部有一条暗河,水流湍急,并有狭小的空间。村里人也都知道,一般夜间是不去提水的。一旦提水,容易中毒,一连几天不能进食,有阴气很盛之说。如果按现在科学解释,井里有沼气,间歇性从岩石中渗出,有毒性。
  这天,鬼子又一次来到村里,搜索到老井处,拉开枪栓向井里射击,井水溅起了层层水花。两名鬼子趴在井口边向里面看去,见没有异样情况。刚要起身,一名鬼子“啊”一声,连人带枪栽进了井里,另一个鬼子瘫倒在井口边,其他鬼子惊慌失措,胡乱地叫着,欲下去打捞掉下的同伴。一个鬼子头目知道情况不妙,上前阻止。随后往井里扔了两颗手榴弹,“轰、轰”两个响声,井壁脱落,冒出浓浓的白烟……
  鬼子撤退后,爷爷从老井坍塌的缝隙中爬了出来,手里拎着一把长枪(是死在井里的鬼子遗弃的)竟然毫发未损。事后,爷爷与村民重新修复了老井,井口比原来又大了一圈。爷爷因此荣立了二等功,扛着缴获来的枪,跟随着抗联队伍上了山,打了许多胜仗……
  阿牛回忆爷爷讲过的故事历历在目,心里愈发地怀念爷爷。阿宝问父亲,爷爷是怎么死的?
  父亲告诉他,爷爷是为了救人而死的。那天,艳阳高照,天热的像红火炭,烤得人直冒油。已经年近80岁的爷爷坐在老井旁边的凉亭上与几个年龄大的村民乘凉,几个孩童在一边玩耍。你爷爷见一个女娃玩耍奔跑中冲向了老井。
  不好……爷爷一个健步去拉这个女娃,女娃被甩到了一边得救了,爷爷却掉进了老井里……
  你爷爷就这么走了……阿牛的父亲无限地悲伤。
  阿牛对爷爷的义举无限地感慨,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抬腿奔向了门外。
  父亲追问:上哪里?
  阿牛回答:老井。
  等等,我也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