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登封市文联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栀子花开

2016-10-26 22:05| 发布者: 登封市文联| 查看: 354| 评论: 0

摘要:   □ 余〓芳  六月,又到栀子花开的时节。  每次看到栀子花,就会心潮涌动,仿佛有万千情感在瞬间迸发,如烟往事被层层搅动。  栀子花,洁白如雪,香气四溢,绝不像荷花那样弱不禁风,它天生与人亲近,供人 ...

  □ 余〓芳
  六月,又到栀子花开的时节。
  每次看到栀子花,就会心潮涌动,仿佛有万千情感在瞬间迸发,如烟往事被层层搅动。
  栀子花,洁白如雪,香气四溢,绝不像荷花那样弱不禁风,它天生与人亲近,供人们玩赏,小姑娘们把它带在头上,一下子就变得亮丽起来,中老年人也可以把它别在衣服上驱蚊,走到哪里,就引来一阵沁人心脾的香,屋子里放一点栀子花,空气清新,也是不错的装饰。它就算是全蔫了,香气却愈加浓厚。有的地方还将它们拿来做菜吃。总之,它生来与其他的花不同,它像一个默默奉献的人,献出自己的一切,虽然生命短暂,却值得被记住。
  我喜欢栀子花。
  与她的第一次邂逅,是在堂哥家的后院,我总是不辞辛劳,跑很远的路,就为那一朵花。有一次堂哥在野外挖到一株小小的栀子花树,种在了我家后院,刚开始,它是那样的娇嫩,我亲手给她浇水,锄草,亲眼见她一点点长高长大,她在我的期盼中抽枝,发芽,结苞,开花,她一直长,默默地长,长满我的童年,少年,青年时光,直至我离它而去。
  我相信植物也是有情感的,看到她的叶子,我就能一眼认出来,她独特的深绿色,上面好像也有我的味道。她生病了,叶子被虫吃了,我能从叶子上看到她的痛苦。于是,我会吵着让父亲买来农药,给她喷药,施肥,她好了,叶子又变绿了,我也开心了。不知不觉,好多年过去了,她长得比我高很多,枝繁叶茂,每年六一儿童节那天,它会开出镇上最早的第一朵花,那是我如期而至的最好的礼物。我的童年和她一起成长,或者说是她陪着我一起走过。
  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栀子花开的旺季,我就会拿着一个筛子,装满花去街上卖,我家的花朵儿格外大,花瓣也多,一分钱一朵,便宜,很多大人都会凑上来买,不一会儿,我的花就卖光了。捧着卖花得来的零钱,别提有多高兴,我把钱交给母亲,心想这下子我们家有钱用了,再也不用发愁了,可是母亲还是唉叹,这钱还不够买一天的菜。我心里一下子凉了半截。
  我家的栀子花像懂我的心事一样,拼命地开花,有时,早上起来,透过窗户就能看到院子里一大片一大片雪白雪白的花挨在一起,我总能顺利地摘下它们,有的躲在底下,我也能轻松地发现并摘到,足足两百来朵呢,还有很多绿色的花苞,我看到它们正在积攒力量,准备继续努力绽放,我仿佛看到那股神奇的力量!
  那是她生命力最旺盛的几年,就像一个人的青壮年,她将最好的年华赋予了我。从来只是付出,不求回报。现在想来,人生有这样的知已陪伴相守,夫复何求?我是幸运的,幸福的,此生足矣!
  栀子花在其他季节虽然不会开花,但叶子是常青的,蓬蓬勃勃的绿,总是昂扬着向上的气息,冬天大雪纷飞也不例外,即使被大雪压弯了,即使狂风暴雨将它的枝弄断了,那抹绿也倔强地挺立着。我时常站在她面前,和她对话,将满腹的心事向她诉说,一阵风吹过,我能听到她说话,她告诉我要坚强,忍耐,她安慰我明天一切会好起来,静待花开,静听花开的声音。
  有一年冬天,下了一整夜的大雪,天冷得很,我在院子里看着被雪压弯了的栀子花,心生伤感,突然发现在整棵花树的最底下,隐隐约约像是一朵栀子花,我惊叫一声,这是真的吗?家人都说我看错了,说一定是雪,我坚信那就是花,我钻到低矮的花树下,摘下了那朵在冬天绽放的花,在大家的惊讶声中,我对我的栀子花更是心生敬佩,面对人生的冬天,我总会想起那朵在寒冬绽放的栀子花,她让我明白,人不能在困难面前低头,而要愈挫愈勇。
  长大后,我常年在异地求学,与她已是难得一见,她的枝叶变得稀疏,总是遭到虫害,原来的药已不起多大作用,她日渐憔悴下去,像一位老者的暮年,而这时我却将她遗忘。我就像那个不孝的孩子,总是忘了回家看看。或者说,像一个背叛朋友的人,在朋友需要你的时候,却视而不见。
  大学毕业那年,家里重建新房子,规划面积,不得不将栀子花砍掉,我强烈要求留下一部分,就这样她的一大半没了,我心爱的栀子花如今已是风烛残年,但她还倔强地活着,虽然只剩下一点点残枝败叶。结婚后在外地工作,我更是好多年没回家了,老家的房子早已易主,已是物是人非。有一年我回老家,透过已成为别人家的房子,我看到了院子里的我的栀子花,她还活着,粗的枝干表明她经历的沧桑岁月,只是叶子已没有从前那样绿,透着些陌生的黄,我一阵心酸,难道一切真的已随风而散吗?
  我心爱的栀子花,你还好吗?还活着吗?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你可知道,无论天涯海角,你一直在我心里长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家乡的寨墙下一篇:青春有爱不言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