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登封市文联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登封市文联 网站首页 国学经典 查看内容

关于元魏和魏书的认识

2014-8-30 14:29| 发布者: 登封市文联| 查看: 958| 评论: 0

关于《魏书》及元魏民族性质的分析北魏是我国南北朝时期在北方建立的一个地方政权,他是以少数民族贵族和汉族贵族联合执政的。我们现在所能获得的北魏时期历史资料不是很多,记载当时历史的《魏书》是北齐时期修订的,与其他史书大多由道学宗师、名家大儒编写的不同,《魏书》是由皇帝的宠臣,刀笔吏魏收在朝中权贵的支持领导下修订的,相比较质量不高,其他记载北魏历史的书有《北史》几乎是《魏书》的节录;也不能真实地反映出当时的历史状况。北魏本来就处在一个十分复杂的历史背景下,长期处于动荡的局面,要了解其历史真相就十分困难,再加上历史记载的不善,使我们现在更加难以研究起历史进程。在《魏书》开始的序纪中记载了北魏祖先在幽都以北的草原生活、迁徙经历,和北魏政权建立的早期活动。这些记载中值得注意的是在圣武皇帝诘汾之前,北魏十余位先皇都是按照汉族习惯称呼的,而在诘汾之后,则是按照少数民族习惯称呼的,这表现了当时的史官似乎在刻意表现北魏政权是一个胡汉联合的政权,至于为什么这样写是很值得探讨的。序纪主要描写了北方鲜卑少数民族和魏晋政权的关系,特别是和西晋政权的友好往来,及其联合西晋刘琨部共同抵抗匈奴的战争,被封为代王逐步向建立中原式的政权转化的过程,同时也记载了鲜卑民族与周围的慕容部、宇文部、贺兰部和石赵政权的关系,直到被苻坚的前秦政权灭亡,内容大体简单、粗陋,搀杂了很多怪诞、不实的描写。但是从中还是反映了少数民族与汉族交往日益密切,不断融合、斗争的过程,同样各少数民族间也是不断联合、不断斗争的发展历程。太祖本纪记载了汉族和鲜卑贵族拥戴元珪,利用前秦瓦解的机会率领草原鲜卑族人民复兴代国,统一了黄河以北广大地区建立元魏政权的过程。元珪集团利用苻坚派驻监国的匈奴贵族内乱的机会,联合贺兰部支持自己的势力,率领代国旧臣复国,在初期十分困难的局面下,借助慕容垂后燕政权力量,打败了匈奴和贺兰部的敌对势力,巩固了政权,并东征占领了库莫奚部的大片国土,壮大了实力,随后联合后秦杨佛嵩部打败了后燕政权,取得了参合坡之战的胜利,在慕容垂病死后,攻占了山西、河北广大地区,奠定了北魏政权的基础。元珪建立政权的形式也是十分值得研究的,他在登国元年重新建立代国,《魏书》称其四月就改国号为魏国,这似乎不可信,贵族是利用人们怀念故国的感情挟幼主复国,不会这么快改国号,而且与皇始二年元仪的封号卫王同音,这在封建社会可能性不大。而根据后面的记载代国在天兴元年六月,元珪称帝前议国号,他不顾群臣的意见,改代国为魏国,如果已经改国号了,就没必要议定了,诏书“宜仍(改)先号,以为魏焉”,中“仍”原文应是“改”字,元珪是不会发个诏书告诉百姓国号不变。另外值得研究的是皇始元年七月,许谦上书劝进尊号,《魏书》中没有明确记载许谦所上的尊号,但根据这是在元珪称帝之前发生的,大体也可以推断元珪是按照当时众多政权的惯例,持晋藩建国称代天王,因为一年后他封元仪为卫王、元题为襄城王,在称帝前又封元遵为常山王、元顺为毗陵王,不是皇帝却能封王表明当时他应该是称天王。关于北魏的民族性质问题,《魏书》中记载元珪皇族是鲜卑拓拔氏,但也有对此持怀疑态度的。首先鲜卑、乌丸人的传统是尊重妇女,这是草原少数民族的世代习俗,也是游牧民族的生产方式不同于农耕民族而造成的,但是元珪却制定了严重迫害妇女的立储杀母制度,《魏书》说是仿效汉武帝,可是汉武帝立昭帝杀其母被证明是虚假的讹传,而北魏的这个野蛮政策一直执行到北魏末年胡太后时才废止,可见其皇族根本不按鲜卑传统办事。其次在《魏书》少数民族改姓的名单中,拓拔氏改为长孙氏,注解中说这是跋跋氏的笔误,尽管《魏书》的曲笔、篡改、漏误很多,可是把那些小部落的姓氏搞错还可以理解,若是把当时显赫的长孙氏都搞错了,就有点不大可能了。北魏皇族是如何姓元的呢?《魏书》本纪记载高祖太和20年下诏改姓元,如此重大的事件史书却没有记载发布的相关诏书,根据官氏志记载,早在太和19年,诏书以姓氏定官品的时候,八姓世族就已经改姓了,当时皇族就已经称元氏了。在编纂《魏书》时将诏书原文中的少数民族姓氏改为汉姓的可能性不大。在源贺传中,世祖征西的的时候,西河王秃发氏(一曰即拓拔氏)王子归降,世祖称与其同源,“因事分姓,今可为源氏”,源贺是秃发氏也就是拓拔氏,谈不上分姓,只是分居罢了,既然已经是皇族同姓了,怎么可能还赐姓。世祖对源贺赐姓为“源”,却恰好和高祖改姓的“元”同音,这难道是巧合吗?后来人们读《魏书》序纪的时候,看到北魏皇族的祖先都用汉族的习惯称呼,就推测其祖先可能是汉人,联想到东汉末年袁绍把自己宗族的女子嫁给鲜卑、乌丸单于为妻,在曹操攻河北的时候,袁氏宗族率领数十万百姓北逃塞外,归附于鲜卑、乌丸等少数民族,就认为北魏皇族一定是与袁氏有着密切关系的鲜卑人,甚至有人干脆就认为北魏的皇族就是袁氏宗族的后裔,高祖根本就是把袁氏改为元氏,北魏皇族是已经被少数民族化了的汉人,北魏政权就是一个以少数民族贵族为基础的汉族政权。当然这些只能是推测了,关于北魏时期的众多秘密也许永远湮没在历史尘埃之下了。关于纂写《魏书》的组织者魏收的人品和文学修养也对史书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杨谙曾经调侃魏收,编排他在并州作诗,当众诵读并炫耀说:“打(赏)从叔季景出五百斛米亦不辨此”,讥笑他的文笔虽然华丽灿烂,但是晦涩难懂,不知所云,其叔季景也是当时的一位著名文学家,因生活简朴清贫,遭到魏收的轻视。其子魏澹是隋朝著名历史学家,后来在隋文帝支持下重新编写了《魏书》,修订了其中的很多错误。魏收的史书刊行后遭到社会舆论的普遍指责,主要是因为其书对当时的很多贵族进行了诋毁,众人怒称其书为“秽史”,魏收甚至说“可使人上天,亦可使人入地”,对史书的编纂根本不负责,所以才会出现下诏不改国号这样的笑话,但是由于魏澹的史书没能流传下来,魏收的史书作为相对描写详细的历史资料依然是人们认识北魏历史的重要文献。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