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登封市文联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登封市文联 网站首页 国学经典 查看内容

论史记的人物描写艺术

2014-8-30 14:28| 发布者: 登封市文联| 查看: 1100| 评论: 0

“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是文学巨匠鲁迅先生对《史记》的中肯评价,它道出了《史记》这一鸿篇巨制文学和史学的双重价值。其文学价值表现为:同其它文学名著一样,高度的思想性与高度的艺术性相一致——虽是写史却能引人渐入佳境、探奇揽胜、留恋往返、如沐春风。而《史记》的艺术性主要表现在结构的构造,语言的运用,人物的塑造等几个方面。其中人物描写艺术最为突出,最能显示出《史记》不朽的艺术魅力,最为后人所称道。

本文拟从三个方面,对此加以试述。

一、把握人物性格准确深入选择历史材料精心细致

《史记》的人物描写艺术最为人称道的是作者司马迁对历史人物性格特征的准确深入地把握和对历史材料精心细致地选择。

作者在深入研究充分占有历史材料的基础上,凭借自己犀利的目光,敏锐的思维,捕捉、挖掘历史人物的性格特征,故书中人物性格鲜明突出,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如《廉颇蔺相如列传》中的蔺相如“智勇双全、胸怀宽广”,廉颇“精忠报国、知错就改”,《项羽本记》中的项羽豪爽直率,才气过人,勇有余而谋不足,目光短浅,不善用人;《高祖本记》中的刘邦精明细致,能忍辱负重,知人善用,但阴险狡诈奸毒;《魏公子列传》中的信陵君仁而下士,不耻下交,谦恭有礼;《李将军列传》中的李广勇于当敌,仁爱士卒,制军简易。

作者司马迁在捕捉挖掘出人物性格特征之后,并没有就此罢休,而是精心细致地选择历史材料去表现突出人物的几件大事,有的却用生活中的琐事小事。属于前者的如作者在《项羽本记》中集中笔墨,选择了关中起事,巨鹿之战,鸿门宴,垓下之围等历史大事突出了项羽“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霸王气质和气概;在《廉颇蔺相如列传》有关廉颇蔺相如部分,作者通过“完璧归赵”、“渑池之会”、“将相交欢”三件事,把蔺相如“一奋其气,威信敌国;退而让颇,名重泰山。其处智勇,可兼谓之”的性格特征表现得鲜明突出,同时对廉颇知错就改的豪迈气概和磊落胸怀也给予了赞扬;《李将军列传》中对李广一生所历七十余战,作者详尽地评述了其中的三次(李广为上郡太守,率百骑追逐匈奴射雕者,突遇匈奴军设计逃脱的事;李广出雁门击匈奴,兵败被俘,飞身夺骑驰走之事;李广跟从大将军卫青出定襄击匈奴,以四千人遭到匈奴右贤王四万骑的包围,他亲挽强弓射击匈奴副将,始终意气自如的事。)从而突出了李广勇敢机智、精于骑射、爱护士卒、制军简易、正直廉洁的特点。选择人物一生中有代表性的大事能使人物形象鲜明突出,而选择与人物有关的小事琐事则能使人物形象更为丰满更为真实。如《李将军列传》详叙了李广这一艺术形象。由此可见,《史记》的选材标准不是事件的大小,而是事件能否鲜明地突出人物的思想性格特征。

作者在选择了材料之后是怎样安排材料表现人物性格特征的呢?司马迁采用了互见法。互见法在《史记》中的使用主要有三种情况:一是为了避免行文重复;二是为了避祸;三是为了突出人物性格特征。前两种情况与论题关系不大,这里就着重说明第三种情况即互见法可以突出人物性格特征。如写项羽为了突出他才气过人,豪爽直率的一面,对于他的一些过失和缺点,作者在《高祖本记》和《淮阴侯列传》中作了较为详细的叙述,在《项羽本记》中作了淡化处理甚至不提。这样,从本传看项羽思想性格特征鲜明突出;从《史记》全书来看,并没有为项羽“隐恶”,还了项羽本来面目。又如《魏公子列传》主要是表现信陵君的“仁而下士”,但信陵君有时并没有做到这一点。魏相魏齐曾将范雎打得“折胁 1齿”,后来范雎做了秦相,要报仇,魏齐无藏身之所。赵相虞卿为了救魏齐,解去相印与魏齐一起投靠信陵君。但信陵君畏惧秦国,未及时接见他们,结果魏齐“怒而自刎 ”了。如果将这件事写进信陵君本纪里,必然会对信陵君的形象造成损害。因此,司马迁将它写进了《范雎蔡泽传》中。这样,既不损害认为性格的完整性,又保持了历史的真实性,可谓一石两鸟,一箭双雕。

二、细致入微地描写突出人物性格特征

《史记》塑造历史人物形象取得成功的又一原因是:作者司马迁对选取的历史材料进行了细致入微地描写,从而使人物形象更鲜明突出。这种对材料细致入微地描述主要在作者生动具体地写出了人物之间的矛盾和冲突,逼真地再现出人物活动的曲折复杂的情节和紧张多变的场面。

如〈魏公子列传〉写信陵君的经过:

魏有隐士曰侯赢,年七十,家贫,为大梁夷门监者。1公子闻之,往请,2欲遗之。3不肯受,曰:“臣修身洁行数十年,4终不以监门困故而受公子之财。”公子于是召置酒大会宾客。坐定,公子从车骑,5虚左,6自迎夷门侯生。7候生摄敞衣冠,8直上载公子上坐,9不让,欲以观公子。公子执a愈恭。10候生又谓公子曰:“臣有客在市屠中,11愿枉车骑过之。”12公子引车入市,侯生下见客朱亥,俾睨故久立,13与其客语,微察公子。14公子颜色愈合。当是时,魏将相宗室宾客满堂,待公子举酒,15市人皆观公子执a,从骑皆骂候生。16候生视公子色终不变,乃谢客就车。17至家,公子引侯生坐上坐,遍赞宾客,18宾客皆惊。酒酣公子起,为寿候生前。。。。。。。于是酒罢,侯生遂为上客。注释:1、夷门:大梁城的东门名。监者:看守城门的人。2、请:拜见。3、遗:赠送,送给。4、修:通“修”。洁:通“洁”。5、从:使跟从,带着。6:虚左:空出左方的座位。古代乘车以左位为尊位。7、侯生:即侯赢,生,“先生”的省称。8、摄:整理。敝:破旧。9、载:乘坐。10、执:握着驾车的马缰绳。11、屠:指宰牲畜的地方。12、枉:委屈。过:拜访,探望。13、俾睨:同  睨,眼睛斜着看,含有高傲之意。故:故意。14、微:暗暗地。15、举酒:即举酒开宴之意。16、从骑:指随从人员。17、谢:告辞。18、遍赞宾客:普遍向宾客赞扬地介绍后生。另一解:把宾客一一称述于侯生之前。

这里通过对信陵君亲自迎侯生的情节进行细致入微地描述,从而就把信陵君“仁而下士”和侯生傲岸的性格鲜明突出地表现了出来,给读者留下深刻 的印象。“候生下见其客朱亥,俾睨,故久立与其客语,微察公子。公子颜色愈合”这个情节生动传神,富有戏剧性。除了正面描写信陵君和侯生的言行,神情之外,还描写了其他认为对这件事的反映,从侧面烘托出信陵君的谦虚下士的性格。

《史记》特别善于选择矛盾冲突尖锐的场面,让人物在斗争中和相互映衬中显示出自己的个性,如《项羽本纪》中鸿门晏那一部分,作者选择表面平静,实际暗藏杀机的鸿门场面,作神采飞扬的工笔描绘,让众多人物在斗争环境和彼此映衬中展示出了各自鲜明的个性。如刘邦的虚伪奸诈,项羽的率直寡谋,张良的深谋从容,范雎的虚远与急噪,攀哙的粗狂而从容,项伯的善良与愚昧,都相得益彰,传神尽相,如在眼前。《陈涉世家》中细叙了杀蔚赵义的紧张场面,描写了陈胜少时“辍耕垄上”,策划起义时“鱼腹藏书”、“篝火狐鸣”、“指目陈胜”等生动情节,把陈胜吴广的思想性格特点表现了出来。《廉颇蔺相如列传》写出了完璧归赵过程和渑池之会出现的紧张场面,秦王的威势充分映衬了蔺相如的大智大勇。在廉、蔺冲突中,廉颇的“宣恶言”,蔺相如门客感到耻辱,正好映衬出了蔺相如的退让与宽容;而蔺相如的宽容又与廉颇豪爽坦率,勇于改过的品德交相辉映。另外,《项羽本纪》对“巨鹿之战”和“垓下之围”的描写,《范雎蔡泽列传》对范雎从魏逃秦的一系列场面描写,《刺客传》对荆轲刺秦王场面的描写,《淮阴侯列传》对井  5之战场面的描写,《魏其武安侯列传》对东庭辩论场面的描绘,都生动传神,对突出人物的性格特征起了很大作用。

三、通过个性化语言  表现人物性格特征

《史记》通过人物个性化语言来表现人物性格特征。如在“鸿门晏”中这一部分,作者写范增命项庄舞剑说:“不者,若属皆且为所虏。”在支配别人时,故称:“若属”,等到他在项王面前发脾气:“吾属今为之虏也,”这时拖口而出,自己也不能置之不理,则称“吾属”。写范增,则使用很爽直而坚决的口吻:“此道矣臣请人与之同命!”“臣死且不避,斗酒安足辞”写到张良的口吻,则表现为缓和。他为刘邦出谋划策时,贯于在问答中揭露问题,然后来商量对策。“谁为大王为此计者?”“料大王士卒足以当项羽乎?”在作者笔下的张良形象是有主见而有毫无急躁情绪。他描写刘邦笼络人,笼络项伯,在未见面时,“吾得兄事之”;既见面时,“约为婚姻”。对于自己的谋臣张良,也运用了笼络的手腕,在鸿门晏前称张良为“君”,“君安于与项伯有故?”“孰与君少长”?而在鸿门晏脱逃时,情势紧急,则对张良称“公”,“公为我献之”。“度我至军中,公乃入”。这些都可以看出作者运用语言描写来表现人物性格特征是非常妙的。

《史记》大量使用人物对话表现人物特征。如《张丞相列传》中写到:

昌尝燕时入奏事,1高帝方拥戚姬,昌还走,2高帝逐谋,骑周昌项,3问曰:“我何如主也?”昌仰曰:“陛下即a 纣之主也。”于是上笑之,然尤悼周昌。4及帝欲废太子,而立戚姬子如意为太子,大臣周争之,莫能得。。。。。。。而周昌廷争之强,上问其说,昌为人吃,又  盛怒,曰:“臣口不能言,然臣期之知其不可。5陛下虽欲废太子,臣期之不可奉诏。”注释:1、燕时:闲暇休息之时。2、还走:转身逃跑。3、项:脖子。4、悼:敬畏、惧怕。5、期:无义像口吃的声音。

前面的一问一答,表现了高帝无赖的嘴脸和周昌的敢直敢言;后面的期期二字,把周昌情急口吃的说话情态形象地表现出来了。言为心声,不同的人,其语言也必然不同。《魏公子列传》中的人物正是如此。魏公子“吾所以待侯生者备矣。。。。。。我岂有所失哉”一段话,表现了魏公子严于责己的品质;侯生“臣修身法行数十年,终不认监门固故而爱公子财”一句话,表现了他贫穷而洁身自好的美德;朱亥“臣乃市井鼓刀屠者。。。。。。此乃臣效命之秋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