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登封市文联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登封市文联 网站首页 精品推荐 查看内容

街头修表匠

2016-4-21 16:31| 发布者: 登封市文联| 查看: 733| 评论: 0|原作者: □ 落花无言

摘要:   街很老,路不老,新铺的路,顺着老街的外围直直延伸过去。转角进去,行行色色的店铺,有小吃铺,有奶茶店,有服装店,还有卖观赏鱼的,精品首鉓店。鱼在游,人在逛,灯在亮,音乐不知从哪里飘出,好看,好听,好 ...
  街很老,路不老,新铺的路,顺着老街的外围直直延伸过去。转角进去,行行色色的店铺,有小吃铺,有奶茶店,有服装店,还有卖观赏鱼的,精品首鉓店。鱼在游,人在逛,灯在亮,音乐不知从哪里飘出,好看,好听,好吃,热 闹!
   一老伙计,矮而胖,人苍桑,有岁数,但手巧,以修表为业。老街边支一大伞,摆一小摊,摊不大,只一平米见方,玻璃罩,小桌子,大抽屉。不显眼的摊,显眼的是广告牌,支在临马路的一面,带一箭头指向此摊点,广告牌上有电话号码。客,您不见摊主,电话联系。
   数年前,手戴一块石英表,普通装鉓表,精品店淘来小样,只有款式,没有身价。电池用完,弃之可惜,遇一店,修表师,中年人,厚道,热情。他拿起表,摇了摇,打开后盖,边看边聊:修表可是个细致活,马虎不得。表小零件多,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一边笑,不过一粒电池,哪还有什么讲究?中年人笑,不是每一块表,都是来换电池的。
手表复活,又开始运转,修表师傅调准时间,交还给我,收费不高,只5元小钞。
一边谢过,戴着手表,喜滋滋离开。
   时间呼啸而过,店铺早已不见。如今,手表也换了几茬。手上这块,虽然不是什么世界名表,总也还是块品牌新表。某日罢工,四处寻修表之所,遇见小摊,老人面熟。当年纵贯南北、横穿东西的两条街道,让很多新的店面喜洋洋挂牌营业,许多老店、旧舍,不知去向。偶尔会见,修表的师傅,推着小木车,一桌一伞,游移至不同场所,站稳脚跟,又不知何时,转移别处,如今总还是遇到。
   人虽老,我以为,当周围的店面一天天装修、改头换面,不是每个人都忙着紧跟时代,与时俱进时,这老人会如这老摊一样,几十年如一日的保持着本来的面目,纯朴、厚道。
   晌午时分,阳光毒辣,只见孤伶伶小摊,小伞,不见修表人。原来回去用膳,电话打去,约好,下午2时至。
   依着时间去,已有几位,立在一边耐心等候。老人将带齿的小型固定扳手,开启钟表后盖,初步检查,开始讨价还价。修理费讲定,余下好办事。
   只见他,眼戴圆形显微镜,粗手握细摄,细小零件一一挟起,依次放进面前案板上的几个玻璃碟中,清洗。若是有零件坏了,一小铁罐中,便摄出一个,小心更换掉。复又重组,上紧发条,滴滴哒哒地活动自如的时针不紧不慢开始苏醒。贴耳细听,交钱取货,两不相欠,果然娴熟。
   我一旁立着的,见来者数出钞票,戴表走人,小小零件,换一个,就是大价钱。
   心中暗想,一般戴表的人,不懂了解表的机械结构,任其漫天要价,只要手到病除。如我等,只听修表人说出病症,诸如机芯坏了、齿轮磨损等问题,如深海探宝,摸不着修理价,倒因摊小,人老,觉得不会上当,不似那些门面豪华之所,让人望而怯步。
   轮到我,老人拿过表,打开手表后盖,自言自语,你这手表,机芯和刚才那位是一样的。这样的手表,换一块电池50元。
   怎么这么贵,电子表的电池,不过5元就能买到。我立即反驳。看来,在您老眼里,一样的电池,不一样的表,身价也真不一样。
   老人一脸爱修不修的样。不甘这样被宰,讨价还价,我给您30元,行了吧?老人不理,戴目镜于眼眶,熟练换好电池,然后,很坚定地回一句,40元!我无可奈何,表随价长,人随境迁。敦厚民风,渐以远去,如今生意人,少了匠心,长眼色,性圆滑,善讹人,也是因势利导。
   想来,如今手表还大行其道,几乎每个人的手腕上都明晃晃的戴着一块。昔日,人手一块“上海牌”,那是身份的一种象征。“自行车、手表、收音机”被列为三大件的年代,手艺人总是让人尊敬。一如当今,修表生意还是兴隆。凡是来修表的,无不客客气气一口一声“老师傅”,付钱的时候,找零的时候,只见老人豪不含糊,手中齐刷刷一把钞票,卷成卷的老人头。
   手机上有时间,路边电子广告屏幕上有时间,可是时间,还是那么让人紧张。匆忙的人生,奔波的节奏。上班的会迟到,开会的会缺席,活动会延时。手机校时,闹钟订时,已然不会如我们父辈们那样,对着每晚19点整的《新闻联播》右上角出现的时间进行校准。手表上的时间,永远要与单位的点卯同步,甚至超前。
   当年街道两边的几家音像店里飘出最为流行的老鼠爱大米,两只蝴蝶这样的网络歌曲,饭馆,小商铺的老板在漫不经心的擦着饭桌、柜台。一天的营业又开始了又结束了。老街的声音,老街的景色,在这新的城市里,既不局促,也不落伍,只是带着自己的那份慢条斯理,那种稳稳的安祥,融入到这些新的灯,新的路,新的店门与时尚中。
   总以为,在寻常街巷里,在普通的小钟表摊,接地气,暖人心。结果着实是让我学了一把什么叫“时随境转”,什么叫“时过境迁”。
    名表也见过不少。百达翡丽生产的瑞士女式腕表,让崇尚华丽的外观的中国人,乐于在半珠镶嵌、珐琅釉彩、金银外壳、珠宝机芯上锱铢必较。至于浪琴的简约,劳力士的情至义尽,所有名牌手表,以制作复杂功能表见长,打磨考究,充分显示表厂的技术实力。品牌讲的就是含金量极高,产量有限!戴不起的眼热,戴得起的土豪一下,也无可厚非!爱彼Audemars Pigeut,是玩表人津津乐道的品牌,豪爵ROGER DUBIUS、江诗丹顿VACHERON CONSTANTIN、帕玛强尼PARMIGIANI、宝珀BLANCPAIN等等,这些世界名牌手表,适合中国高薪层身份的经典表,已经非常能表达自己的品味的地位。大量名表背后都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若只是匆匆一瞥将会错过许多精彩故事。
   不知这些钟表匠对那些世界名表是否一如他们整日面对的普通民众,普通手表一样在行,在他们眼里,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每一块表,或许都有一个故事,每一块表,都是一部时间简史。
   从日晷到原子表,从奢华的座钟到精致的小闹钟、墙表,从高档的怀表到精致的腕表,人生见过,走过,失措过,然后从容过。
   来修表的,实在不需要说太多,只要知道,守时,是我们每个人必备的素质!给自己一个理由,让世界活下去。
    物质本身即一种存在,存在即合理,表有价,人有价,修表匠也有价。这些,都不需要理由;活着需要理由,给自己一个闪亮的梦想,让你的世界活下去。
   不管怎样,我,依旧,尊重这些老手艺,包括他们的种种与时俱进!存在,即合理,表在,修表匠,便会,一直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岳 父下一篇:古代的时间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