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登封市文联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登封市文联 网站首页 精品推荐 查看内容

脚底板下的工艺

2016-4-21 16:29| 发布者: 登封市文联| 查看: 623| 评论: 0|原作者: 景新源

摘要:   那天,妻在家闲暇无事,翻箱倒柜,在老式衣箱底部翻腾出了一个小包裹,妻打开一看,竟然是纳好了的鞋底,一数整整10双,用布条捆在一起。妻回忆了一下,鞋底已经存放30多年了。上世纪70年代前,老家人大都穿自家 ...
  那天,妻在家闲暇无事,翻箱倒柜,在老式衣箱底部翻腾出了一个小包裹,妻打开一看,竟然是纳好了的鞋底,一数整整10双,用布条捆在一起。妻回忆了一下,鞋底已经存放30多年了。
上世纪70年代前,老家人大都穿自家做的布鞋,即是干部、教师也很少穿皮鞋、运动鞋、解放鞋。不是不喜欢穿,而是经济条件不允许。那时,做鞋是农村妇女最重要的一项女工活。鞋比衣服穿烂的快,农村山区上地干活,十天半月就会把鞋底磨透。给一家老小做鞋是农村妇女的重中之重。
每到夏季有潮气的三伏天,农村妇女就开始张罗全家人一年所穿鞋的鞋底。先是到集市上买回苘麻,把苘麻用木梳梳成细丝,用玉米面做成熟面糊当糨子,糨子把苘麻丝顺丝抿在木板上晒干,制成麻袼褙。再用碎布或烂衣服用同样的方法制成布袼褙。然后把鞋底样放在麻袼褙和布袼褙上,按鞋底样大小用剪刀铰下来,这叫开鞋底。开好的麻袼褙鞋底相重叠两三层,并用线串紧连结实包边。开好的布袼褙鞋底再铺垫破旧碎布片,加表包边。麻袼褙和布袼褙鞋底重叠在一起,用新布包表做成鞋底坯,然后开始纳鞋底。
俺家所在的地区纳鞋底,不用棉线,而是用麻线。纳鞋底所用麻线的麻,学名叫大麻,家乡人俗称“好麻”。家乡虽有种植,但量少,多由供销社从外地购回供应。因用量大,往往供不应求。记得有一年,供销社生产资料门市卖麻,抢购的人把门市挤得水泄不通,把砖垒的柜台挤塌了。第二天,不在门市里卖,把门市门上死,从窗口卖。大街上人山人海,男人们有的赤膊上阵,扒住窗口,手拉窗口钢筋,把直径16毫米的钢筋都拉弯了,买了麻挤出人群,衣服被汗水溻了个透。有一年农历六月十三会,密县超化人到家乡赶会卖麻。卖麻要缴税,收税人拉住卖麻的让缴税,卖麻人刚到会上还没发市,无钱交税,趁收税人放松警惕之机,挣脱收税人掂起用床单包着的大麻直奔东街。收税人急忙追赶,边追边喊“截住卖麻的”。东街的妇女一听是卖麻的,转弯时把卖麻人迎进家门,收税人没有追上,反倒让几位妇女不费吹灰之力买到了麻,自是得意。由此可见,大麻作为生产资料和生活中不可缺少的油盐酱醋一样同等重要。
买回的大麻只是纺麻线的原料,还要加工。先把大麻理劈成细丝,用纺花车纺成单股麻线,然后把单股麻线的两头扯齐,固定在树干上,合成一根根双股麻线。也有用提铃儿搓麻线的,搓麻线用的提铃儿是青皮核桃大小的正方形铁圪垯,中间有一根细铁棍儿,棍儿头带有小钩。插有铁棍儿的方形铁圪垯正面四角被削掉,是个斜面。搓麻线时铁棍儿朝上,续上麻丝,在铁棍儿钩处挽一下,左手向上提着线,右手将铁棍儿在大腿上猛搓几下,然后松开,提铃儿便带动麻线飞快地旋转起来,使麻线上劲,搓成单股麻线。再用同样方法合成双股麻线,便可使用。用提铃儿搓成的麻线比较短,既浪费时间,使用起来还不方便,大多用纺花车纺成单股麻线,再合成双股麻线使用。合成的麻线放在水缸边或水道眼潮湿处,以防用时干燥断折,随用随取。
纳鞋底虽然可以坐下来纳,但也是吃力活。纳鞋底时,用顶针把大针顶到鞋底的另一面去,把针拔出来,线绳还要挽在手背上用力勒一下,手背被麻线勒得紫红变硬。为了保护手背,妇女们发明自制了保护手背的简易手套,挽麻线时勒在手背套上,减少勒麻线的痛苦。讲究的妇女,为了不使手汗把鞋底弄脏,纳鞋底时用方手帕或布把鞋底的下半部分包起来。那时是生产队集体劳动,妇女们上地都带着鞋底,干活休息时赶紧拿出来纳几针。生产队开会时也带着鞋底,边听领导讲话边做活。中午妇女们也很少歇晌,都坐在大门楼下或树荫下,一边纳鞋底,一边聊天。真可谓分秒必争,见缝插针。鞋底针脚都是套波波纳的,手巧的妇女纳的鞋底都带有图案,有横波纹、竖波纹、茄子块、四针花、六针花……花样多着呢,可称得上工艺美术品,看谁纳的花样新。尽管做成鞋穿在脚上,踩在地上不见天,也要在纳鞋底时展示自己心灵手巧的机会。纳鞋底要抢时间,一家老小一年穿的几十双鞋都要在有潮气的三伏天纳完。俺那里有首民谣:“听见麻知了叫,懒婆娘吓一跳,底子没纳完,又该做棉袄。”那时农村妇女的辛苦程度可想而知。
家乡也有男子纳鞋底的,用的是专用纳鞋底工具。用两块窄木板做成等腰三角形,下边有固定底座,两板中间有撑,能活动。上角夹紧鞋底,用锥子在鞋底上扎孔,穿有麻线的两根大针穿过锥子扎的孔来回穿针引线。尽管有专用工具,没有妇女纳的快。
鞋由鞋底和鞋帮组成。鞋底是为做鞋备用的。鞋帮一年四季都可以做,唯独纺麻线、纳鞋底必须在夏季完成任务。做鞋时把鞋帮往鞋底上一绱鞋就成了。绱鞋要用锥子,把鞋帮绱到厚厚的鞋底上,光用针扎是扎不透的,把鞋帮括边与鞋底对齐,用锥扎孔,用棉线穿针引线,一圈下来,鞋就做成了。家乡有句歇后语,形容把事情办得好,称“绱鞋不用锥子——真(针)中”,就是这么个来历。
20世纪70年代初,我到国营矿山当工人,在石坑干活。和石头打交道。一双鞋穿不了10天鞋底就磨透。妻为了让我能及时穿鞋,和其他妇女一样,每年夏天都要做鞋底、纳鞋底。妻当时是民办教师,她趁中午和晚上不停地纳鞋底,保证全家人穿鞋。80年代后,都穿皮鞋了,那保存在衣箱里给我做鞋纳好的鞋底也被遗忘了。我拿着有些发黄的鞋底,笑着对妻说送博物馆吧。妻看着她一针一线纳好的鞋底,舍不得扔掉,重新包了捆好,又放到了衣箱里。难怪,纳鞋底时不知扎破了多少次手,她怎会忍心扔掉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今生与你有约下一篇:冬天往事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