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登封市文联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登封市文联 网站首页 精品推荐 查看内容

今生与你有约

2016-4-21 16:28| 发布者: 登封市文联| 查看: 633| 评论: 0|原作者: 王 瑾

摘要:   一个晴好的日子,我去青少年活动中心参观儿童画展。观看的人很多,但现场人流有序,孩子们的图画太多了,有《我和爸爸游世博》《傣族少女》《我家的花草》……与成人的画展相比,我更愿意徜徉在儿童画的城堡里, ...

  一个晴好的日子,我去青少年活动中心参观儿童画展。
观看的人很多,但现场人流有序,孩子们的图画太多了,有《我和爸爸游世博》《傣族少女》《我家的花草》……与成人的画展相比,我更愿意徜徉在儿童画的城堡里,稚嫩的线条,带着纯真与自然。没有精雕细琢,没有深思熟虑。只有野生生、活泼泼的情趣迎面扑来。
朋友招呼我看一幅《吉祥三宝》:一座大红房子前,两个穿绿衣服的大人和一个穿花衣服的孩子在跳绳。虽没有解说词,让人一看,就能感受到画面中呈现出的一家快乐、安详、幸福情景。我的目光,却停留在它左上边一幅画上:一只黑色的大蝴蝶,依偎在一朵盛开着的、黄色的、芬芳的迎春花花蕊里。画面很简单,但下面有一行歪歪扭扭的小字,“今生与你有约”,小孩子的取名,别致灵动,让我觉得,蝴蝶与花儿,仿佛是前世的约定,几经轮回,在今生刹那相遇,凝成一段永恒的静美,它们相偎相依、深情专注、绝美内涵在一瞬间击垮了我,我的心,无端地温柔起来。
想起作家贾平凹,才读张爱玲的书,就和人说道,《流言》一书名字惊艳,天下的文章谁敢这样起名,又能起出这样的名,恐怕只有张爱玲了。她稀奇古怪的念头难以说道,嘟嘟囔囔的唠叨又风趣又刻薄,想离开又想听,真是个女狐子。我们知道,古书上有女狐出现,一定是具有非凡的才情或者稀有的美貌女子,只见一面,直达心底,连魂魄都被吸了去,所以,一个男人如果无奈地称呼一个女人为狐狸,大约真的被她蛊惑了,且甘心臣服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所以贾平凹说,看了张爱玲的作品,已经中毒,世上的毒品不一定就是鸦片,大凡嗜好上瘾的东西都是毒品,明明知道读她的书会乱我心,但偏是要读。最后感慨说,与张爱玲同活一个世上,也是幸运,有她的书读,这就够了。像六世达赖仓央嘉措,为自己心爱的人,可以不做西藏之王,为情人写下大量的情诗。其诗歌“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这样的温度,已不像贾平凹今生与你同行就好,而是真的希望今生单独与你有约了。约的哪怕是几秒,也足以抚慰来世一生了。
由此,我想,散步的时候,如果我对着一朵美丽花儿欣赏地说:“感谢你,今生与你有约”。她会不会听懂我真挚的问候;跑步的时候,额头上遍布密密的汗珠,恰好清风吹去疲惫,我快乐地对风儿说一声:“真好,今生与你相约。”她能不能体味到我可爱的多情。或许与她们而言,听懂听不懂已在其次,有一句话说:“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亦如是。”是啊,你快乐,世界就快乐;你简单,世界就简单;你是什么,世界就是什么。
阳光普照万物,花儿吮吸着雨露,麦苗在春风中摇曳,落叶静躺于泥土……这个世界,总有许多让我们感动的理由。可悲的是,每天为生活奔波的我们感官、视觉和灵魂日渐枯萎、麻木、凋谢。有目而心盲,有心而迟钝,有耳却失聪。更多的是每天忙于为功名、为利益锱铢必较,斤斤计较,算计得失。对世界广阔宏大的美丽视而不见,对诗意的浪漫的唯美的精神内涵熟视无睹,这不能不说我们越来越活得只剩下一个空空的躯壳。
“今生与你有约”,真的是一个温柔的句子,写下它的人,必定有颗友善纯真的心;领略它的人,内心必定也是柔软美好的。当你借助这个语言载体往四周扩散的时候,就如满怀释放了一缕缕和煦的春风,必会收获一道道山岗上的绿野。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千年古茶香下一篇:脚底板下的工艺

最新评论